美文赏析:雅舍

您现在的位置:皇家利华官网 > 美文赏析:雅舍

美文赏析:雅舍

作者: 发布时间:2018年06月14日 分类:美文赏析 96人路过 抢沙发

“雅舍”是归于我的一个小房间,我与它相处了十年,早已难舍难分,它虽然很小,却非常共同,别有一番神韵。 

“雅舍”处在我们家最里边的阁楼上,一扇门通楼下,一扇小窗在北墙上,没有直射的阳光,晴天却也非常明亮。窗外有一个渠道,目光跳过渠道便可见社区的美化效果。“雅舍”不高,顶上还有一根南北向的横梁,地上由木板铺成,且已有了裂缝。“雅舍”的陈设并不豪华,只当得简略、温馨二词。我不疯狂追星,所以不贴明星海报;我喜素净浓艳,所以四壁皆为白色;我不爱玩偶,所以床头亦无绒毛玩具;但我爱书画,所以墙上帖着我十年来的种种“得意之作”:小时候稚拙的蜡笔画,稍大时新鲜的铅笔画,近期学着《芥子园画谱》作的一幅墨梅图,还有一幅不成熟的书法著作。这些著作虽然拙劣,难登大雅之堂,但毕竟记录了生长的脚印,包含了自己共同的气韵。门边还挂了一串风铃,翻开门窗通风时便能听到那洪亮的铃鸣。除此之外只一个写字台,一张矮几一个凳子和一张单人床而已,读写、休闲、熟睡全都有了着落。

  因为空间所限,“雅舍”鲜有访客,故而非常安宁。我总爱坐在桌前,两手托腮,赏识窗外的风景:两排广玉兰在阳光下颤抖着油亮亮的叶子,大叶黄杨趁无人修剪争着向外扩展,几株月季显露深红和粉红的花朵,几从木绣球总在夏日捧出青白色的花束,永久缄默沉静的马尾松轻视地看着张扬的棕榈向人们不停地招手。有时一个人昂首躺在房间的地板上,还能看见窗外花木的上方,大片大片的湛蓝的天幕。记得有一次观景时,心境格外愉悦,不觉用笔尖敲击桌面成一支乐曲,那声响透过有裂缝的地板,传到厨房里忙活着的母亲耳里,母亲便吼了一句“敲什么敲,数学题还不多练?”我听了便紧接着用脚报以更大的“咚咚”声。

  夏冬两季,“雅舍”仍然共同。三年前“雅舍”并无空调,六年前乃至没有电扇,三伏地利只能紧锁门窗,倚着墙面,不停地摇着蒲扇通知自己“不热,不热,一点都不热”。三九地利,西北风呼呼地刮着撞在北墙上,宣布鬼哭狼嚎般的“呜呜”声,我常听已经习惯了,只将其当作大自然的奏鸣曲,不知情的人则常被吓得慌张不已。

  我已在“雅舍”,哦不,是“芝兰室”住了十年,现在上了大学便不能常住了,有时在宿舍里想起它,不禁怅然若失。也许今后在异乡,昂首望到雨后初晴的明月时,还会思念起家园的,尤其是“芝兰室”窗外的清光和水波吧!




上一篇:陕西西安市阎良区发生3.0级地震 震源深度15千米
下一篇:美文赏析:路先生


 
QQ在线咨询
客服电话
131-8759-8883
扫一扫,加我为微信好友 加我为微信好友